当前位置:首页>文旅

望风尖的怀念

时间:2022-06-23   来源:人民视点

望风尖,太平塞,望风尖摩崖石刻……

好生猛的名字!

真的好冷峻好富有挑战性!

在一行行色匆匆的文史专家中,别人是来考古的,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满是凭吊的滋味。

这是我在前往望风尖摩崖石刻路上的一种强烈感觉。这究竟是我的第六感官的反作用力,还是距离越来越近,望风尖、太平寨通过那起起伏伏绵延不断让人荡气回肠的一望无边绿得就像泼墨的群山,或是被疯狂野蛮生长的绿植遮盖得密不透风的山脉下流动的山泉传给我的信息?

车子就那样上上下下拐弯抹角行驶在被两边绿森森树和竹子遮掩着的山道上,人昏昏晕晕地就像摇摆在一条弯曲盘旋着的漫长的龙形绿色隧道里……

还未到达目的地,望风尖、太平寨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山们在路上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一一看来通往摩崖石刻的路不平坦啊!古摩崖石刻是什么?那可是金石王国的文化之大者,岂可轻易示人?换句话说,正如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不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又岂能得到“真经"?

果然,越到山里路越是难行,越走越看不到人烟,越走越寂寞,眼里仿佛都是灌满了浓浓墨绿的水彩,除了绿还是绿,什么都没有,满耳都是呼呼的松涛竹浪之声,内里浸透漫漶着那种直抵心底的寂静,如果不是坐在车上,有这么多人同行,一个人是断断不敢走这样的山路,来这样的地方,前不巴村后不巴店,光是这种寂静就会让人丧魂失魄,心里崩溃,甚至窒息。我第一次体念到,在这种极度静里人也是会受到伤害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死寂"!

“到了!”

绕过一道道山,越过波光闪闪的一垅又一垅岸上夏草长得生猛野蛮的被山溪浸得发冷的弯弯曲曲的山间梯田,我们的车子停在了一处满是草叶青青的坪子的路旁,看看草木的茂盛模样可以判断出,这里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大山凹。但在密密的潮湿的野树野草丛里,不时可以看到很有些年代的残砖烂瓦,使人联想到这里曾经有过相当兴旺浓郁的人间烟火。

果不其然,在山里行走与大山几乎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绿杨通”郭春霞,时而望天,时而望地,时而望望眼前,时而用目光扫视山口下那一片绿濛濛的山水,他告诉我们,这里就是久负盛名的穆悲寺遗址和至今仍令人难忘和怀念的绿杨中学旧地。在时间已过去近半个世纪的绿杨中学的旧地上,那一大片规整的校园天上早已尺砖寸瓦无存,山风里只有几棵充满生机却透着野性的老树依然茂盛地立在那片昔日的旧地上,告诉人们历史上曾经香火旺感的穆悲寺庙门和当年也曾名噪鄂东的绿杨中学的大门的大至朝向和方位,勾起人们的无尽回想和沉睡的思绪……

这里属巍巍千里大别山山系,高高的望风尖从我们的脚下一直绿到山巅,莽莽苍苍的山紧连着莽莽苍苍的岭,山山岭岭逶迤起伏,与远处的羊角尖连接成一条气象万千的莽莽山脉。望风尖虽近在眼前,却又是那样遥不可及,高不可攀,我们脚下的杂树野木已疯长多年,让人伸不进脚,迈不开腿,更找不到一条上山的路,那怕是一条可以挤身的小径也都找不到。加之熟悉情况的山民介绍,如今山上野猪多得不是成群而是成阵,眼睛蛇也多,生态这样好,山里有狼出没,说不准还有豹子!

经这样一说,我就再不敢奢望登望风尖看太平寨了!

那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望风尖摩崖石刻又在哪里呢?

其实,她就深藏在我们所在地的右前方不远。带着我们进山的知情者指着绿树野草葱葱的一个极其隐秘的去处告诉我。眼睛随着他所指的方向朝右前方一看,就知道也不是个说想看就轻易能看到的地方。

接下来,我们绕过杂树撇开齐腰深的丛生杂草,下到岸下长满了草水汪汪的垅田里,小心翼翼地踩着那些半枯的谷蔸子,深恐陷进烂泥巴里。好不容易七歪八倒地紧赶着接连跨过几坵烂泥巴田,眼前却被一片刺库弄拦住了去路。正担心走错了路,走在头里的郭春霞等人却用手不断地分开一处处疯长的杂树杂草和刺库弄,在前面踩出一条没有路的路来,我们几个山外来客小心地跟在后面弯腰弓身一步一趋非常艰难地钻行在很深的杂树杂草刺窝子里。

这时,我听到脚下有溪流奔涌之声,我小时候也是右这季节经常在老家山里这样的地方挖丛菇,知道这样的地方经常有凶悍的疯条蛇出没,此时此刻却最怕深陷在这深草杂树中被刺藤缠得不可开交,突然从身边溜出一条三角脑袋高昂眼放凶光毒口大开的眼睛王蛇,那真是进不得,退不得,跑不得,动不得,想到这里心里就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怖来。正在这时,突然前面树杈间落下一缕缕希望的阳光,就在不远的杂树从中“山里通”郭春霞左手已扶在一方壁立着的巨石的石壁上,右手轻轻地拂着壁上石刻还没散尽的雾水。

其他同伴见此,顾不得丛生的荊棘,一个个突出重围,挤到石壁跟前一边仔细观瞻,一边细听郭春霞介绍望风尖摩崖石刻的前世今生……

还没有来到石壁跟前的我,这时却感到两只手臂隐隐的有些火烧似地作痛,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被刺藤划出的几道浅浅的口子,此时已微微地渗血,我用手抹了几把,便仔细打量起摩崖石壁周边的环境。

壁立在溪流边斜坡上的这方巨形石壁,两边耸立着几棵叫不上名子的树,但见枝头繁茂,叶绿如墨,英姿飒爽,巍武挺拔,像古代武士一样紧紧守卫着大石壁,似有万夫莫敌之势,周边那些野性十足的刺藤则张牙舞爪生出来许多刺篱笆,犹如一道道天然屏障,拒那些居心巨测者于石壁之外。

石壁前长得茂不可言的杂树杂草底下隐着一条带响的小溪流,斜刺里向着下方不知疲倦地流去,这时我才看清楚,在这条有着古琴弦轻柔拔动般悦耳的溪流上有一条两根青石构成的古石小桥通往石壁,只是我一心专注于石壁,从深掩在树草下的小石桥上经过而不知晓,但我却听到古老的小石桥下那如大珠小珠落入玉盘的温婉滴翠之声,动人心弦……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爱上了这里,太平寨,望风尖,望风尖摩崖石壁,不再那样生冷和生猛,她们是如此至性至善至美,仿佛从千百年世俗和俗世的烟火中回归的圣洁的处子,是那样的温婉动人!

这样的感觉,这样想来,返回的路就不再那样让人心生畏意了。

也就在这时,我才发现随着我们一同进山为我们带路的年轻的村党支部书记手里的那把锋利的砍刀,今天如果不是他这个在前面挥舞大刀披荆斩棘的开路先锋,我们一行接近望风尖摩崖石壁不知要吃多少苦头,返程也不会这么轻松顺畅。

一行人回到来时的穆悲寺和老绿杨中学旧址,坐在草坪如伞盖一样的老樟树下,边歇息边谈起太平寨、望风尖、望风尖摩崖石刻,还有已经远去的穆悲寺和渐去渐远的绿杨中学的古古今今……

从大家的笑谈中,我进一步知道了太平寨,是那个兵匪为患、强人出没的年代,人们祈求太平联合起来自保的一处屯兵练武防御匪患、对抗强人的地方,望风尖这个个性张扬锋芒毕露又很见诗情画意的名字的来历,似乎与其地势高险有很大关系,我估摸此山是因为立其顶便可望尽山下四面八方百十里之外的一动一静而得到望风尖这个充满刚烈与霸气、机警和智慧的让人心领神会、一见倾心的好山名的。

至于隐身于望风尖山脚下被望风尖一带山脉紧紧环抱于怀的那座7百多年前由盛及衰的穆悲寺,其神秘的档案早已解封,当地人撰写的有关考证文章多达万言,早已说得一清二楚,干干净净。只是可惜这么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刹毁了,值得庆幸的是,由开山创寺的龙岩大师书写、一代名匠姚文卿刋刻的这方摩崖石壁犹在,上面“普庵右佛,阿弥陀佛”八个石刻大字及其落款历经几百年风雨沧桑依然清晰可见,毫发无损,面壁思古,该寺当年三千和尚八百道士“佛道兼修"的盛况,令人砰然心动。至于创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绿杨中学,之所以至今仍那样令人留恋回想,其实,在那个年代她有不少成果到现在依旧可圈可点,特别是作为当时的职高,这个大山里的“摇篮”培养出了不少人才,今天尚活在世间的人证还可找到很多。无论是穆悲寺的烟火盛极一时也好,还是绿杨中学在当时享誉鄂东

也罢,都已成为历史,此地空空只有青草绿树遍地,她们不过历史长河中一两朵早已飞逝的浪花,留下的只是可供后来者凭吊的历史原点。朋友,如果有空,不妨到这沉寂的历史现场来听听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吧,一定很有收获,不会像我未来到这里之前一无所知,一听到此处的那些地名就全身发冷发寒,至少你会感到脚下的土地虽然生猛但很馨,你身边的一草一木也都很有温度,因为它们不但很有灵性,而且具有很深的慧根!

至于神秘的望风尖摩崖石刻,在我的神秘感里,她一直是在高高的望风尘上的云里雾里,被云水温润着,且有天神护祐,否则她不会存活到现在,也不会历经数百年风雨成为浠水最具沧桑美的一座历史文化金钟,在我们耳边回响……

我在这里把我所知道的“省宝”(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省“宝”所在地的情况告诉大家,我终于看清楚了,望风尖摩崖石刻不在我想象中的望风尖上的云里雾里,她不受天上云水的温润,也不受天神护祐,恰恰相反,她就在望风尖山脚下不远处处那处梯田岸埂上占地不大的一小片一小片權木丛林中,是山间岩石里涌出的溪泉一年四季滋养着她,也滋养着那一片片生绿,才使她葆有如此鲜活不老的容颜,也正因为有那些同她一样受到地上溪泉滋润而生长得疯狂和野性的植物的天然保障,她才能够一直保持活色到现在,走出尘封的历史,将沧桑鲜活的面容呈现在我们面前!

望风尖摩崖石壁,我虽然有其准确的尺寸,但我不愿说出,因为这方瑰宝作为家乡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在我心里有万金之重,她是巨大的,是无与伦比的,说出她的大小反而显出我的小气,她的气韵弥漫在望风尖的天地之间,我看不见,只能用心感受,硬要以尺寸衡量其大小,我以为那是考古专家的事,我不能那样!她的大至方位,就在当年穆悲寺前方或左或右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因为那副世所罕见的只有以水才能作为动能的巨型古石磨的半扇至今还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地安祥地躺在摩崖石刻的右前侧,即那通到摩崖的古石桥的右前方,离后来的绿杨中学也不会太远,大磨的另外半扇也不会跑到很远,很有可能就深藏在附近的一处地下,可以看得出,想得到,她们与上面的摩崖石刻、古石桥从历史深处走来,几百年风风雨雨形影不离,有着一种天然的水乳交融的血脉关系,也许那两个远去的穆悲寺和绿杨中学老兄弟俩有意要留下她们来,向后来的世人为其作个人证或者物证,不至于使来此考古的人们在绿色苍茫之中发生迷乱,找不准方位!

我同样知道摩崖石壁的年轮,因为她在天上精阳沐浴地下溪水滋润下,在这一方寂寞的天地间是如此气定神闲,与山水自然融为一体,且不失动人的古风,如果现在再强调和重复她的年轮在哪朝哪代,而且如何如何,我也不想多拾历史牙惠,因为那也是到这里来考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的事,我更愿意留下悬念和疑问让读者去追寻,也许那样会更有味道和意义

那样,我觉得更美!

太平寨,望风尖,绿满山上山下,密密遮遮,被绿植封得不透气不透风,好像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纯天然的自然保护区,是除人类以外的动物生灵们的天堂,那上面虽然有鸟语花香,有珍禽异兽,令人向往,但这次我是去不了,也不敢去。大别山绿杨山里大自然也给我留下了悬念的空间,这些留给我和我留给别人的悬念或者说是疑问,其实都很美。太平塞,望风尖,我将慢慢地去心用情去猜想去琢磨去品尝去玩味去做梦,我喜欢人生有梦的清欢,做一个常有清欢的梦中人真乃人生之幸之福!

我怀念望风尖,我一定会再度重来踩出一条登山的天路,饱览你那生猛迷人的风光!我迷恋故乡的山水!因为那里有我想听的故事和我仰慕并热爱的历史文化!

(熊文胜 竹风〉

(责编:凌雪)


早报融媒矩阵分发平台 投稿邮箱:rmrbrmsd@163.com 新闻热线:16532875888

本栏推荐文章

哈尔滨公安:挥毫泼墨,献礼警察节!
明年第3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颁奖典礼花落武···
新疆霍尔果斯市:民族团结一家亲 齐心共筑···
湖北黄石两会·握好接力棒|市人大代表张世···
【你好,警察节】旗帜引领方向 冰城公安开···
新乡市举行传统文化进万家莲悦爱心公益民间···
“双奥之城 城市之光”第五部正片《穿越中···
西部歌王王向荣专访:弘扬陕北文化 传承民···

本栏最新文章

哈尔滨公安:挥毫泼墨,献礼警察节!
明年第3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颁奖典礼花落武···
新疆霍尔果斯市:民族团结一家亲 齐心共筑···
湖北黄石两会·握好接力棒|市人大代表张世···
【你好,警察节】旗帜引领方向 冰城公安开···
新乡市举行传统文化进万家莲悦爱心公益民间···
“双奥之城 城市之光”第五部正片《穿越中···
西部歌王王向荣专访:弘扬陕北文化 传承民···
安徽定远县花园湖小学举行“三八”妇女节拔···
贵州安顺:聚焦主题主线 在促进民族团结进···

本栏热门文章

河南鲁山:奥运冠军进校园 王金刚与师生互···
河南新乡:多元共育共度快乐寒假
张峻品:用音乐传递冬奥风采
春夏秋冬36载“朝阳龙”甘之如饴
在音乐中汲取精神财富,用真情谱写大爱颂歌···
鄂西北高速“云旅游”助力十堰文旅发展
寒来暑往26载玉成春秋威震辽宁
文艺抗疫 守望春天‖商洛市文联2022年···
杜月刚——影视界变形金刚
朱继文书法的时代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