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旅

望风尖的怀念

时间:2022-06-27   来源:人民视点

望风尖,太平寨,望风尖摩崖石刻……

1.jpg

好生猛的名字!

真的好冷峻好富有挑战性!

在一行人中,大家都满怀览胜探古的喜悦,我心里不知为什么却满是凭吊的滋味。

这是我在前往望风尖摩崖石刻路上的一种强烈感觉。

那天,一行人接连探访了绿杨大山里的古井庵、程氏祠等几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吃完晌午饭,便乘车沿着素有大别山“第一尖"之称的羊角尖崎岖的山路直奔北边的望风尖一一一那里有受到同样级别保护的望风尖摩崖石刻。穿过不知多少道“九曲回肠"的山路,车子在一个高山村的塆子尽头一户绿树掩映的山里人家大门口停下了。早已等在那里的一位手提大砍刀的年轻后生给我们每人发了一瓶矿泉水,与一路陪同我们上山的绿杨乡原副乡长、人称“山里通"的郭春霞寒喧了几句,便走在前面为我们带路。这里属于绿杨村,望风尖摩崖石刻就在这里的绿杨村四组的地盘上。这时,从山里下来的一位头戴旧草帽、肩上扛着锄头的老汉,正在这户人家屋角拐弯处通向望风尖的山路上迎着我们走过来。他边走边大声叫起苦来:“么办?这些野猪么事出世吃么事,地里的土豆还冒来得及挖就吃的冒没了!绝代的,去年还没等到收割,山弯田里那好的谷几夜就被它们搞光了!硬是把它们没办法!现在越发的邪,大白天带着野猪崽子搞到门口来了!”年轻后生边走边应声道:“赶啦!”“从哪赶起呀,夜里把炮子放光了都没用,它们根本就不怕!"老汉一脸无奈。原来,年轻后生是绿杨村党支部书记,向他反映情况的老汉是四组村民。用山里人的话说,老人这是就着老爷告狀,希望书记对这些“绝代"的野猪们拿点整治的办法出来。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前几年国家明令将野猪列入了保护动物。“唉,生态好了,又出来了新问题,这野猪太猖獗,得想办法治治了!"年轻的村支书笑道。看来这些年来国家生态保护政令和相关法律起了作用,山封得好,动物也保护得好。真的是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人与自然和谐了,没想到又出现了新问题,野猪危害给山里的庄稼人带来了新的烦恼,不过听说国家有关部门已对相关政策进行了调整,允许对野猪进行整治和防范。

一行人在年轻村支书带领下,开始向望风尖摩涯石刻进发。没料到一出塆头边,上望风尖的路就给了我们个大大的下车“威":这条路是条人行麻骨路,它紧贴着山跟弯弯曲曲朝着望风尖而去,路外是从山下蜿蜒上来的一层层天梯样的冷浸垅田,下看不到尾上看不到头,好像是扒着两边起伏的山峦顺着山谷向着望风尖迂回而上,坵坵田里都积着亮晃晃的冷浸水,再抬头望去,就像天上飘下来的一大银光闪闪的大水帘子,飘荡在大山谷里。路真难走呀,上上下下尽是坑坑凹凹,路旁草木很深,沿路山边上的杂树绿头绿脑都伸到路中间行人的头顶上来了,人在下面就像走在一条永远没有出口的晃悠着的斑驳陆离的坑道里。离开刚才那户人家以后,就再没看到一处人烟,越是往上往里走,那草木越是长得生猛野蛮,穿行其间,稍不留神,不知不觉就会让你手上脚上见伤见血。越往上往里走,除了山风撩起的松涛竹浪之声和丛林深处流下来的隐得很深很微弱的泉水之声,还有虫鸣,就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得见的似乎只有寂静,眼里什么也看不到,看得到的只有满眼的绿,这绿生猛,又深又野,只有人迹罕至的地方才这样,才会有这样的绿,才会出现这样的寂静!我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也很少见过这的绿,也很怕这样的寂静!如果一个人,我是不敢走这样的路,也不敢来这样的地方。看来,通往望风尖通往望风尖摩崖石刻的路不好走啊!远处高高在上的望风尖似乎在讪笑:望风尖是果好来的么?古摩崖石刻是果好见的么?望风尖摩崖石刻是什么?那可是金石雕刻王国的文化大者,岂可轻易示人?当年唐僧师徒到西天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得“真经”,看来,我们今天的这次望风尖“探宝”之行也不会是那么一帆风顺!

果然,这路是越来越是难行,前面不仅是齐腰深的杂草让人心里发怵,一不留神还会有野刺突然冒出来没来由扯手绊脚,让人疼得钻心。别无选择,只有破絮包头往前撞,经过好一番“筚路蓝缕”,最后总算是闯到头了!

我们在望风尖峰下一处四周正绿得威猛的青草坪上停下来,主人安排大家在此就地歇息一会儿,准备前往此行的目的地望风尖摩崖石刻。眼见得离心中的“宝物”更近了,不禁精神为之一振,便打量起周边的环境来。不看还不要紧,这一看让人大吃一惊,心里叫苦不迭,这一路辛苦半天,我们其实才到望风尖脚下,望风尖高高在我们头顶之上,它好像在云头之巅青天之上看都不屑看我们一眼。原来,我们脚下的虽然也是山,但更像是一个巨大的绿色垒台,就像千年古寺名刹里大殿如来佛的金身宝座,望风尖就是坐在这宝座上的神秘大佛,它高高在上,与附近的羊角尖一起从北到东携手连接起一条巨龙般莽莽苍苍、连绵起伏的大山脉;望风尖、羊角尖诸巍巍群峰就像依次坐在云海上的大菩萨。我举目再向西环视,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一路气宇不凡波光闪烁傍着山路而上的一带天梯似的垅田,这时不知从哪里突然转了个弯,蜿蜒到了峰前一一到了峰前便立马打住,再也不敢向上半步,千年万年,它好像专门赶上山来就是为了在这绿色菩台前伏地向望风尖峰顶作顶礼膜拜。我越发感到这条追风一样跟上来的高山峡谷里的一层一层垅田就是一条有灵性的活龙,此刻她就是专门赶上来向一年四季赐给她龙泉的望风尖感恩的!为感滋养之恩,她不顾山高路险,不惧荆棘丛生,一路从谷底奔到峰前,将那垅头伏在山峰下,它也这般有情有义,懂得感恩,我于是顾不得林深草密,忍不住跑了过‘去,果然就见那垅头到此为止,突然收住了向上攀爬的野性。我突然看到这条从下向上蜿蜒而来的长垅,承接了不少从山里流下的泉水,那垅头的两坵直抵峰前的梯田在微风吹拂下波光粼鳞,多像龙眨着的双眼。这时,前面一片没膝的杂草里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我本能地感觉到那是蛇在茅草里捕食爬行扭动的声音,真的是龙显灵了么?我赶快抽脚往回走。回到草坪上,大家正谈论着这里的前世和望风尖摩崖石刻。我一直以为,像望风尖摩崖石刻这样有灵性的宝物应该就在望风尖的云雾深处,受着天风云水的滋养,却没想到它不在神秘的望风尖上,更不在峰上缠绵浮动的神云仙谷里。望风尖摩崖石刻在哪里?知情人没说,它一时成了我心中的一朵飘忽不定的云。这时,我望着山下那些荒芜的垅田,却想起了另外的事,我问一旁的绿杨管理区的程书记:“山里这么多田怎么都撂荒了沒人种呀?"没想到程书记笑了,他说:“怎么没人种,还没到种的时候呀!”他继而笑道:“你不知道,现在山里都用上小型农机了,机械化了,你以为还是像以前那样靠人来种田呀,家家户户都把山上的泉水用上了,只种一季优质稻,不施化肥不打农药,产量高又好吃,市场上的价格是过去的好几倍!”经程书记这么一说,我的情绪突然高涨起来,心绪很快又回到望风尖摩崖石刻上来,两眼不禁在周边仔细搜索起来,这一搜索还真的看出了一些名堂来,我发现就在眼前峰脚下阴湿的丛林底下的烂草里有不少很有些年代的断砖残瓦,这使人不由得联想起这里曾经有过的的人间烟火……

这时,我看到与大山几乎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郭春霞正站在草坪上,他望望这里,看看那里,望望眼前,又望望山口下绿濛濛的山水。他告诉我们,我们脚下这一大片长满了绿树青草的地方,就是历史上久负盛名的穆悲寺遗址和至今仍然令人怀念的绿杨中学旧址。在时间已过去近半个世纪的绿杨中学的旧址上,人们记忆里的那一大片规整的校园早已尺砖寸瓦无存,只有那透着沧桑和野性的老樟树依然茂盛倔犟地站在那里,告诉人们,历史上曾经香火旺盛的穆悲寺当年曾名满鄂东的绿杨中学大门的大至朝向和方位,勾起人们潮水般的思绪……

2.jpg

这里属巍巍千里大别山山系,高高的望风尖从我们的脚下一直绿到了顶峰,前后左右大山小岭逶迤起伏。望风尖果然名符其实,好一座险峻峭拔的大山!它虽然就在眼前,但是那样的遥不可及,高不可攀。我们所在的峰脚下周围的杂树野木早已疯长多年,密匝匝完全伸不进脚,更找不到一条上去的路,那怕是一条可以跻身的小径也找不到。不少山民说,生态好了,山上不仅野猪多,这日子眼睛蛇也多,估计山林里还有其它猛兽。怕碰到凶险,不是特殊情况,山里人连这里都很少来,更别说到望风尖上去!

经人这样一说,再看看这绿色林海,是如此地汹涌澎湃,又是如此地密不透风,着实有些令人生畏,我就没再奢望登望风尖顶、看太平山寨!

问题是如果上不了望风尖,又怎么看得到望风尖摩崖石刻呢?望风尖摩崖石刻,你到底在哪里?在我的潜意识里,望风尖摩崖石刻这么一个灵性十足的宝物应该理所当然地生在高高的望风尖某一处悬崖峭壁上的云雾里,像它这样的灵性珍宝一定是活在望风尖天风云水的润泽之中。它究竟在哪里呢?这时,知情人告诉我,望风尖摩崖石刻不在望风尖,更不在天风云水之中,到摩崖石刻不必上望风尖,而只要下到我们脚下所在的绿草坪岸下的垅田去就可寻找到它。知情人这么一说,蒙在望风尖上摩崖石刻的那种神秘感在我心里仿佛一下子全没了,它的那种圣洁感也太打了折扣。说归说,想归想,但这并不意味着通往望风尖摩崖石刻的路比上望风尖就好走了多少,见到望风尖摩崖石刻就那么容易。望风尖摩崖石刻确实就深藏在我们歇息的草坪子右前方不太远的林木深处,也就是原穆悲寺庙前的左前方或右前方某个地方。但这段不到500米的距离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它让我吃了不小的苦头。当带着我们进山的知情者指着绿树野草葱葱的一个极其隐秘的去处告诉我“望风尖摩崖石刻就在那儿”的时候,我的目光随着他所指的方向朝右前方看去,就知道接近那个近在咫尺的地方不简单,真的,望风尖摩崖石刻不是说想看就轻易能够看到的。

接下来,我们绕过杂树撇开齐腰深的丛生杂草,下到岸下长满了草水汪汪的垅田里,小心翼翼地踩着那些半枯的谷蔸子,深恐陷进烂泥里。好不容易七歪八晃紧赶紧地接连“闪”过几坵烂泥巴田,眼前却被一片刺库弄拦住了去路。正担心走错了,走在头里的郭春霞等人却用手不断地分开一处处疯长的杂树遮子和杂草、刺藤,在前面田埂上摸索着硬是踩出一条没有路的路来,我们几个山外来客小心地跟在后面弯腰弓背,一步一趋非常艰难地钻行在很深的杂树杂草和刺窝子里。

这时,脚下隐隐有溪水奔涌之声。我小时候经常在这样的季节里在老家山里这样的地方捡丛菇,知道这样潮的地方野生物多,因此,经常会有凶悍的疯条蛇隐藏其间捕食,此时此刻,我最怕深陷在这深草杂树中被刺藤缠着,冷丁突然溜出一条三角脑袋高昂、眼放凶光、毒口大开的眼睛蛇,人蛇对峙,进不得,退不得,跑不得,动不得,想到这里心里就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怖来。正在这时,发现前面头顶树杈上绿叶缝隙间落下来几缕金纱般的阳光,继而就看到在前头不远的杂树丛中,“山里通”郭春霞左手已扶在一方壁立着的巨石上,右手轻轻地拂着上面似乎还没有被太阳晒干的朝露和沾在上面的枯草烂叶。啊,看到了,看到了,终于看到了,那就是望风尖摩崖石刻!

其他同伴见此,顾不得丛生的荊棘,一个个突出重围,跻到石壁跟前,一边仔细观瞻,一边细听郭春霞介绍望风尖摩崖石刻的前世今生……

石壁前非常逼庂,杂草杂木丛生,没有挤到石壁跟前的我,只好站在一旁的杂树林中等候,这时感到露在短袖衫外的两只手臂隐隐有些火烧似的疼痛,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手臂被刺藤划出了几道浅浅的口子,此时已开如微微地渗血,我用手相互抹了几把,便仔细地察看摩崖石刻周边的环境。

壁立在斜坡上的这方巨形石壁,两边有几棵叫不上名子的树,但见枝头繁茂,叶绿如墨,英姿飒爽,巍武挺拔,就像古代武士一样紧紧守卫着大石壁,似有千夫不当之势,周边那些野性十足的刺藤则张牙舞爪,它们生出来的刺篱笆,犹如一道道天然屏障,紧紧护卫着摩崖石刻。

石壁前面小斜坡前长得茂不可言的杂树杂草底下隐着的一条带响的小溪,斜刺里向着下方不知疲倦地流去。这时我才看清楚,在这条有着古琴弦轻柔拔动般悦耳的溪流上有一条两根老石条拼成的古石小桥通往摩崖石刻,只是我一心专注于石刻,从深掩在树草下的小石桥上经过而不知晓,但小石桥下那如大珠小珠落入玉盘的温婉滴翠之声我还是隐隐约约听到,它在这望风尖下犹如天籁之音,是那样动人心弦……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爱上了这里,太平寨,望风尖,望风尖摩崖石壁,不再那样生冷和生猛,它们竟然是如此至性至柔至善至美,仿佛从千百年世俗和俗世的烟火中回归自然的圣洁处子灬…

有了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想法,返回的路就不再那样让人心生畏意了。

也就在这时,我才注意到领着我们一同进山为我们带路的年轻村支书手里的那把锋利的砍刀,今天如果不是他这个在前面挥舞大刀披荆斩棘的开路先锋,我们一行接近望风尖摩崖石刻就会多吃更多的苦头,返程也不会这么轻松。

一行人回到来时的穆悲寺和绿杨中学旧址,坐在草坪如伞盖一样的老樟树下,边歇息边谈起太平寨、望风尖、望风尖摩崖石刻,还有已经远去的穆悲寺和渐去渐远的绿杨中学的古古今今……

从大家的交谈中,我知道了太平寨是在那个兵荒马乱、匪祸为害甚烈的年代,山里人为求太平而联合起来自保的一处屯兵练武防御外患的地方,并由此自然地联想到望风尖这个锋芒毕露又很见诗性的名字的来历。联系到太平寨,似乎与其地势高险有很大关系。我倾向于这样的说法:因为望风尖山势峭拔高险,立其顶可望尽山下四面八方百十里内外的一动一静,在那悍匪出没的冷兵器时代,大山里信息闭塞,交通不便,这座山的山顶是最理想的“观风"哨口,因而此山便得到望风尖这个充满刚烈与霸气、机警和智慧的与众不同的名字。但当地民间也有传说称其为“望夫尖"的。这名字弥漫着浪漫、凄美,还有酸楚和几分淡淡的忧伤,但这更多的是传统戏文里津津乐道的事,千百年来,人们更趋向于现实,至今,叫望风尖的人多,知道望风尖的人也多,叫望夫尖的人极少,知道望夫山的人更少。在地方史志上的称谓也是如此。但山下也有人说是前几年摩崖石刻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重点时,望风尖才入了权威名册。这都无关紧要,因为望风尖:地理名称早已确定,地图上也是这样标示。有道是烈马配强鞍,奇山生异名,真是好一座奇峰,望风尖名至实归,真乃天赐之名,妙不可言!如果今后搞旅游,那就不妨来一个“也叫“望夫尖”,并由此再繁衍出一段“久别的人儿站在望风尖的云山雾顶妾望郎归”那样冷艳凄美的故事来,成就一段千古美谈,让望风尖多一些甜点,多几分浪漫,更有利于旅游开发,也未尝不是一件大大的妙事!

至于隐身于山峰脚下被望风尖一带山脉紧紧环抱于怀的那座700多年前由盛及衰的穆悲寺,其神秘的档案也早已解封,不仅有文史专家撰写的有关考证文章可查,更有摩崖石刻为证。只是可惜这么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刹毁了,毁于那个特别的年代,健在的当地老人还记得那些700多年前栩栩如生的生铁佛和800铁罗汉在当时山脚下大炼钢铁的火炉里熔化成了通红铁水的情景。值得庆幸的是,700多年前由开山创寺的龙岩大师书写、一代名匠姚文卿刋刻的这方摩崖石壁至今还在,石壁上那“普庵右佛,阿弥陀佛”八个石刻大字及其落款历经700多年风雨沧桑至今依然清晰可见,毫发无损。面壁思古,该寺当年三千和尚八百道士“佛道兼修"的盛况,不禁令人砰砰然心动;那宏大的诵经场面仿佛就在昨天。至于创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绿杨中学,之所以至今仍那样令人怀念回想,其实,在那个年代它也有不少作为到现在依旧可圈可点,特别是作为当时的职高,这个大山里的“摇篮”培养出了不少人才,今天尚活在世间的人证还可找到很多。无论是穆悲寺的烟火盛极一时,还是绿杨中学在当时享誉鄂东,它们的远去,都有其历史因缘,它们已成为历史,而且升华成了一份沉甸甸的非物质历史文化和一种弥足珍贵的非物质历史文化现象。如今,此地空余寂寞,剩下的只有青草绿树遍地,700年前的穆悲寺、以及几十年前的绿杨中学都是不问时代历史的产物,它们和我们每个人的人生一样,不过漫长历史长河中飞逝的浪花,但它们在望风尖下留下的虽然只是可供后来者凭吊的历史记忆,但这并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能达到的高度。试想古往今来,历史上能够让人凭吊怀念的又有几人?值得凭吊怀念的地方又有几处?往事并不如烟,它们虽然远去了,但它们都鲜活在历史和历史的深处,后人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这次县文化旅游部门组织文史人员前来探访,撰写相关文章,就是为了后代不忘这些历史和历史文化。朋友,如果有空,不妨到这沉寂的历史现场来看看,来听听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吧,你一定觉得很有趣,也很有收获,不会像我未来之前对这里一无所知,一听到此处的地名就望名生义,先入为主,至少你会感到脚下的这片土地虽然生猛但充满历史的沧桑和历史的馨香,你身边的一草一木也都很有温度,因为它们不但很有灵性,而且具有很深的文化慧根!

3.jpg

至于神秘的望风尖摩崖石刻,更是如此。在我对它充满神秘感的印象里,它应该是在高高的望风尖上的云雾里,一年四季都被云水温润着,且一定有神灵护祐,否则那么多祖宗留下的宝贵物质文化遗产都不复存在,如古风悠悠的穆悲寺和那八百铁罗汉都化为了灰烬和铁水,偏偏它还活到现在,连主人移悲寺都没了,何至独独它一方石壁历经数百年风雨成为浠水当代最具沧桑美的一座古老历史金钟,让我们今天还能听到和感受到那遥远历史深处的绝响……

我在这里把我所知道的“省宝”(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省“宝”所在地的情况粗略地告诉大家,在现场我终于看清楚了,望风尖摩崖石刻不在我想象中的望风尖上的云雾深处,它不受天上云水的滋养,也没有天神护祐,恰恰相反,它就在望风尖山脚下不远的那处梯田岸埂边占地不大的一小片權木丛中,是山间岩石里流下的泉水一年四季滋养着它和它周围那水润风生的的绿色世界,因此它才葆有如此古风鲜活不老的容颜,也正因为有那些同它一样受到山泉滋润而生长得疯狂和野性的植物的天然屏障,它才能够保持到现在的鲜风活色,走出尘封的历史,将沧桑鲜活的面容呈现在我们面前!

说到这里,有人一定想知道望风尖摩崖石刻的大小,史料上虽然有准确的尺度,但我不想在这里重复介绍,因为这方瑰宝作为浠水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在我心里有万金之重,它是巨大的,也是一般尺度所无法丈量的,如果以尺度作衡量说出它的大小反而显出了我们的小气,它的气韵弥漫在望风尖的天地之间,我的凡胎肉眼看不见,只能用心感受,硬要以尺度论其大小,我只好说那是考古专家和文史专家的事,我不能那样!至于它所处的大至方位,我可以凭我的判断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就在当年穆悲寺前方或左或右不远不近一处很不起眼的地方,且有相当的隐蔽性和保护性。当年设计立此石壁的佛门建桥塔徒弟僧惠等大德僧人,想必预料到700年后穆悲寺会有大劫有意为之,使这方摩崖石刻避过了大劫大难,为穆悲古寺留下了心香一瓣。由此可以看出大德高僧们洞悉千年历史风云变幻的卓越远见。让人感到更有佛门圣地别样烟火味的是,在石壁下面的古石桥头边的青青草色和婆娑树影里还有一扇旷古大磨。据专家现场考证,如此世所罕见的石磨在当时只有以水作为动能,这与旁边小石桥下至今仍在奔腾的小溪流相吻合,用如此之大的水磨加工米面从另一方面也证明了当年穆悲寺香火之鼎盛和佛众道众之多不虚。此刻,这巨型古石磨的半扇正在石桥右侧岸边头枕着潺潺溪流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地非常恬静安祥的躺在摩崖石刻的右前方,这里估计离后来的绿杨中学也不会太远。估计大石磨的另外半扇也不会跑到很远,很有可能就深藏在附近的一处地下,可以看得出,想得到,它们与上面的摩崖石刻、古石桥从历史深处一路走来,几百年风风雨雨形影不离,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血脉关系,也许那远去的穆悲寺和绿杨中学老兄弟俩有意要留下她们来,它们一直在向后来的世人为穆悲寺也为绿杨中学作证,不至于让前来凭吊、旅游和考古的人们在绿色苍茫之中出现迷失,找不到方位!

我虽然知道摩崖石壁的年轮,但是我没有想到它在天上精阳沐浴地下甘泉滋润下,在这一方寂寞的天地间历经700多载沧桑仍不失其仙风道骨,竟然活得如此气定神闲,与山水自然融为一体,不失动人的古风。如果现在再在这里强调和重复它的年轮在哪朝哪代,来一番“念天地之悠悠,独枪然而涕下",这样也许更富有沧桑感感染力,更能打动人心,但我不想这样去写,因为作为文化作为历史的望风尖摩崖石刻,它已经是现实中的客观存在,重视年轮考证是史学家的事,相比之下,我更愿意留下一点空间让读者去思考和追寻,也许那样会更有味道和意义。

4.jpg

那样,我会觉得更美!望风尖,密密遮遮,被绿植封锁得好像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真是纯天然的自然保护区,是除人类以外的动物生灵的天堂,山里人虽然说的恐怖,甚至有些骇人听闻,但我想那上面更多的应该是鸟语花香,以及奇石奇松奇物还有珍禽,不排除还有异鲁,即便是异兽也是可以与人和谐共处的。真的很令人神往!但这次肯定是去不了,一来是红日渐渐转到望风尖的西边,天色渐暗,时间不允许,二来一想到上山既然有那么多未知的凶险悬念,如万一遭遇野猪呀,眼睛蛇呀,豺狗呀,狼呀,豹呀之类,还是应该作好充分防备,万万不能打毫无准备之仗。这次望风尖摩崖石刻之行,我给读者朋友也许留下了一些悬念或者说是一些想象的空间,大别山绿杨山里大自然也给我留下了悬念和想象的空间,这些留给我的悬念和想象空间,其实都很美。望风尖,我会慢慢地用心用情去猜想去琢磨去品味去做关于它的梦。我喜欢人生梦里的绿色清欢,做一个常有绿色相伴清欢的梦中人是人生之幸之福!

我怀念大山里的绿杨,怀念绿杨大山里的望风尖!我想有机会,我一定会再度来到望风尖峰脚下,踩出一条登尖的天路,饱览尖上那生猛而又多彩多姿的迷人风光,认真地看一看好好地读一读这本充满神秘的绿色大书!有了这次的望风尖摩崖石刻之行,我再不惧峰高路险,更不会怕什么山中野兽。我迷恋故乡的山水,因为那里有我想听的故事和我仰慕并深爱的历史文化!

(胡国民)

(责编:凌雪)


早报融媒矩阵分发平台 投稿邮箱:rmrbrmsd@163.com

本栏推荐文章

文以化人 总书记这些话指明路径
哈尔滨公安:挥毫泼墨,献礼警察节!
中国这十年·中国故事丨由“黑”到“绿” ···
行走河南·读懂中国丨文创有了新玩法 在家···
“醉美·CCD”升级版潮玩夜市喊你嗨起来
中国天眼进入成果爆发期
飞驰少年
黄河岸边演绎速度与激情
中国人民大学新版录取通知书亮相
「央视快评」国家好,香港会更好——写在香···

本栏最新文章

文以化人 总书记这些话指明路径
哈尔滨公安:挥毫泼墨,献礼警察节!
中国这十年·中国故事丨由“黑”到“绿” ···
行走河南·读懂中国丨文创有了新玩法 在家···
“醉美·CCD”升级版潮玩夜市喊你嗨起来
中国天眼进入成果爆发期
飞驰少年
黄河岸边演绎速度与激情
中国人民大学新版录取通知书亮相
「央视快评」国家好,香港会更好——写在香···

本栏热门文章

河南鲁山:奥运冠军进校园 王金刚与师生互···
「央视快评」国家好,香港会更好——写在香···
张峻品:用音乐传递冬奥风采
畅游书海
爱国侨领李贵明 让“福”文化走向世界
河南新乡:多元共育共度快乐寒假
春夏秋冬36载“朝阳龙”甘之如饴
相约商洛|中国作家采风团走进商洛举行新时···
在音乐中汲取精神财富,用真情谱写大爱颂歌···
鄂西北高速“红色轻骑兵”推进交旅融合,助···